突入企业征信领域,百行征信有何深意?

原创 PC4f5X  2021-01-29 22:41 

原标题:突入企业征信领域,百行征信有何深意?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单美琪 孟俊莲 北京报道

1月22日,重庆征信有限责任公司宣布成立,经营范围有企业征信业务、企业信用调查和评估、企业信用修复服务、企业信用管理咨询服务等。《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发起股东中,百行征信以持股10%位列第三大股东。

从个人征信领域到企业征信领域,百行征信此举有何深意?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百行征信最大的优势是个人征信领域,而企业征信领域是个已饱和的行业,此番进入早已成为红海市场的企业征信领域有点令人琢磨不透。但也有分析认为,百行征信进军企业征信业务是其必然的布局,不仅同时奠定及拥有个人和企业征信资质的地位,还积极地响应了政策趋势。

百行征信持股10%

根据天眼查资料,重庆征信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21年1月22日,法定代表人为熊伟,注册资本2亿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含:企业征信业务、企业信用调查和评估、企业信用修复服务、企业信用管理咨询服务等。

该公司股东共有9名,其中百行征信有限公司持股10%,为第三大股东。其余股东分别为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市南岸区城市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数字重庆大数据应用发展有限公司等。在主要人员组成方面,除了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熊伟,设有7名董事以及7名监事。

百行征信是国内首家获得个人征信牌照的机构,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与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考拉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华道征信等8家机构共同发起组建。2018年3月19日在深圳注册成立并落户福田,注册资本10亿元。

2020年4月,百行征信申请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如今公司成为国内唯一一家持有个人征信与企业征信业务双牌照的市场化征信机构。1月11日人民银行公布《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界定了“信用信息”和“征信业务”的概念、明确要求只能由持有征信牌照的央行征信中心、百行征信以及新成立的朴道征信3家合规机构做征信。

“百行征信参股在重庆成立征信新公司,主要是为了开展企业征信业务,是其必然的布局,也奠定了其同时拥有个人及企业征信资质机构的地位。”金融科技垂直媒体大数据猎人创办人李可顺指出,“该模式虽并非创新,但响应政策趋势。”

这类企业征信公司属于地方政府类征信公司,企业征信领域的参与机构,除了各地政府类的,例如江苏省联合征信有限公司及杭州征信有限公司之外,还有大型科技集团浪潮和紫光,创新机构天眼查和微众信科,以及头部互联网公司代表蚂蚁金服和京东数科类的企业发起的征信机构。地方政府类征信公司更倾向“政府+市场”的经营模式。

但在中国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委会研究员安光勇看来,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之间的协同效果和互补效应不是很明显。首先,重庆征信所进军的企业征信领域是一个已饱和的行业;其次,事实上百行征信最大的优势是几乎垄断的个人征信领域,而百行征信却没有利用好这么大的优势,却进入早已成为红海市场的企业征信。

安光勇进一步指出,从股东来看,百行征信只是第三大股东,且只有10%的股份。在新公司(重庆征信)中的影响力有限,很难主导业务;各股东都是政府背景,其运营能力和营销能力也有待观察;股东组合上,一是股东几乎都是政府背景的企业,缺乏具有具体场景的民企。

“拿朴道征信为例,其既有拥有场景的民营企业京东和小米,又有能带来政府资源的北京金控(其第二张牌照就是靠北京金控获得的),也有能带技术的旷视科技。如果解决不了以上问题,百行征信的此次活动,很有可能是一个失败的投资。”安光勇说道。

突入企业征信

1月25日,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主任张子红在人民银行例行发布会上披露称,截止到2020年12月底,央行征信系统共收录超过11亿自然人,6092万户企业及其他组织。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业务分别接入放贷机构3904家和3712家。2020年全年,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业务日均查询分别达866万次、19万次,单日最高查询量分别达1445万次、117次万次。

另外,我国企业征信领域突破显著,未来也是前景可观。截至2020年末,央行先后备案企业征信机构131家。通过市场机制,引导征信机构运用市场监管、纳税、生产经营、水电气缴费等信息,帮助无信贷记录的小微企业获得首次信贷。

人民银行对7家市场化征信机构服务小微企业成效监测显示,截至2020年末,累计帮助234.55万户小微企业获得融资1.41万亿元,获贷率20%;其中信用贷款5914.72亿元,占比42.03%;平均贷款利率6.99%,贷款不良率1.16%。

记者注意到,国务院已正式印发《关于实施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自2021年1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这预计会进一步优化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和效率。

我国中小企业约60%以上的资产为应收账款和存货,但金融机构担保贷款中,约60%要求提供不动产担保,动产担保融资不足40%。形成错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国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机构相对分散,登记查询效率较低,影响了动产融资的发展。

《决定》实施后,全国市场主体可以享受到统一登记的便利。当事人可7×24小时在线自主办理登记、查询,登记流程简化,查询效率提高,成本显著降低,营商环境进一步优化,目前央行征信中心已经正式对外提供统一登记服务。

所以,李可顺也认为,此次百行征信与重庆市政府合作也是响应国家政府数据资产市场化的要求,而征信服务是相对成熟的,对百行征信来说,与地方政府设立企业征信机构更容易获得通过,要知道现有的企业备案机构有上百家,新的企业征信备案发起要求还挺高。

地方政府征信平台的设立示范效应是值得肯定的,因为重庆不是首家尝试这类模式,未来应该会有更多大平台尝试通过与地方政府合作发起企业征信机构。

而这类模式背后的主要原因是,政府天然拥有丰富的企业数据。李可顺指出,企业的业务非常多元且非标准化,数据获取难度大,使得企业征信业务的复杂性、专业性、资源性要求更强。地方政府通过外部合作可以提供多元化的征信产品和服务,解决金融机构与中小企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助力地方中小企业发展。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本文地址:http://www.hitachi5.com/20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